首页 > 正文
重庆本土科幻作家:《流浪地球》热映,让科幻圈能“过五年好日子”

  “太空战狼”刘培强独自驾驶空间站,在茫茫宇宙中孤注一掷,引爆木星的同时,他面对“流浪”的地球,热泪奔涌......这段时间,热映电影《流浪地球》掀起一阵观影浪潮,观众在为剧中跌宕起伏的“流浪地球计划”揪心担忧的同时,也由衷地为这一国产科幻电影“打call”,甚至高度赞誉这一电影上映的2019年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影片原著刘慈欣的科幻世界,他的浪漫又黑暗的宇宙,着实令中国亿万观众叹服。

  其实,在重庆本土,就有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创作的科幻题材作家——他,就是萧星寒。

  重庆作家曾获华语科幻星云奖银奖

  “2029年,一群幸存者在重庆沙坪坝高铁站苟延残喘。一支特种部队的到来,彻底改变了高铁站的生活面貌。他们要侦查钢铁狼人的秘密。但事实上,钢铁狼人对于自己的起源也是一无所知......”重庆怎么了?别担心,这只是科幻小说《终极失控》里的情节。

  2015年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70后重庆崽儿萧星寒凭借小说《终极失控》,斩获最佳长篇银奖,同年金奖空缺。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在豆瓣读书的网友评分中,《终极失控》评分达7.3分。

  《终极失控》是萧星寒“碳铁之战”系列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第二部《决战奇点》也已经出版,并获得了好几个奖项。

  小学语文教师业余写书二十多部

  萧星寒介绍,他的“碳铁之战”系列的第三部《狩猎之神》已经完稿,正在积极撰写第四部《绝地战歌》。

  萧星寒早年的科幻创作历程,中透着一种心酸:1996年前后,作为科幻迷的他就生出自己写一写的念头。刚开始,萧星寒颇有野心,构思的一系列书,涵盖地球从分裂到统一的全过程,计划写20部,每一部20万字,争取在400万字内完成。“我不但这样想了,还兴致勃勃地开始写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开了个头,写了好几万字,然后就发现自己根本驾驭这么庞大的内容。”

  现在,即使出了二十多本书,斩获多项大奖,萧星寒却仍然坦言:创作艰苦。记者了解到,他本人其实是一名小学语文教师,“全职科幻作家屈指可数,多数科幻作家都是业余作家,都是在繁忙的本职工作之外,利用业余时间完成创作,说‘燃烧生命’毫不过分。别人最多是家庭、职业两头忙,而业余作家是家庭、职业、事业三头忙。”

  科幻让读者“提前生活在未来”

  人工智能有自己独立的思维吗?

  这一问题,自从人工智能技术问世以来,就被许多科幻题材爱好者反复提及。这也使得一批又一批创作者聚焦人工智能,探索人类文明与人工智能发展的边界。萧星寒也不例外,在他的科幻世界中,高科技行业的迅猛发展,给他的创作提供了无数的源泉。

  太空飞船、宇宙空间站、地外旅行......纵观科幻电影、小说诞生以来的情节,我们不难发现,现在的很多东西,都曾经是科幻电影、科幻小说里描写过的。“生活在现在,其实就是生活在以前人们幻想的未来世界。其实,科幻的一大意义,不在于它一定会变成现实,而是我们可以经由科幻创作,提前生活在未来世界里。”

  例如,萧星寒的中篇小说《红土地》,以核战后幸存者在重庆“红土地地铁站”挣扎求存为背景,讲述末日降临时人们的诸般选择;中篇《掠过城市的弓形虫》以弓形虫发生变异为前提,描写现实城市里各色人等的遭遇。

  《流浪地球》的意义,是让科幻圈能“过五年好日子”

  记者:目前《流浪地球》热映,您作为科幻作家有什么看法?

  萧星寒:《流浪地球》各个方面都是可圈可点的,总体上虽不完美,但也堪称优秀,会成为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科幻电影的标杆。为什么我说《流浪地球》是标杆:第一,《流浪地球》是第一部引发广泛关注的中国科幻电影,其引发的话题,无论是广度,还是深度,都远远超过科幻电影本身;第二,《流浪地球》是第一部好莱坞式的重工业科幻灾难片,既有从一到八的提升,也有从无到有的历史性突破;第三,从今往后,中国出品的任何科幻电影,甚至任何电影,都将与《流浪地球》进行对比,这种把《流浪地球》作为范本进行对比的行为将持续很多年。

  显而易见,《流浪地球》热映带来的晕轮效应也将持续一段时间。借用某位前辈的话说,科幻圈至少可以因此过上五年的好日子。因此,无论是作为普通科幻迷,还是野生科幻作者,我都对《流浪地球》主创团队充满敬意。

  记者:《流浪地球》上映的2019年被称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您怎么看?

  萧星寒:这个概念并不准确。首先,在此之前,已经有多部中国科幻电影问世。《流浪地球》肯定不是中国第一部科幻电影。准确的说法是,《流浪地球》是中国第一部重工业科幻电影。称其为中国第一部科幻大片,也是可以的。

  正在经历当下的人,说2019年是科幻电影元年,只能说是预见,或者说,是美好的祝愿,并不是真正的盖棺定论。事实上,即便是《流浪地球》在票房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目前的极限预测是50亿),也不能证明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已经到来。

  一部作品的成功,不能代表一个行业的成功。《流浪地球》大获成功之后,中国科幻小说转化为电影的速度会不会加快?从今往后,每年会有几部中国科幻电影上映?其中及格线以上的又有几部?优秀的又有几部?这种状况又将持续多久?假如其中一部大投资的中国科幻电影票房上遭遇滑铁卢,科幻热潮是否会因此大幅度消退?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不确定的。

  现在就说,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因为《流浪地球》的热映,已经到来,显然言之过早。

  记者:《流浪地球》的热映,将科幻题材的电影、小说的关注度推到了新的高度。目前,国内的科幻题材创作处于什么样的环境?

  萧星寒:大部分读者对科幻的认知还停留在“少儿”和“科普”两个标签化的词语。其实,科幻早已经跳出了少儿和科普的藩篱,进入了更为辽阔的宇宙。这种错误的认知,一方面给科幻的评价带来了麻烦,另一方面又给科幻的出版带来了阻碍。换而言之,需要对科幻进行新的认识,并把这种认知普及开来。

  此外,科幻作品的发表平台极少,目前只有《科幻世界》和《科幻立方》两个期刊,专门发表科幻小说。长篇科幻小说难写,难出,销量也非常有限。《流浪地球》的热映会带来一段时间的科幻热潮,但能持续多久,还要靠科幻人的努力。

  萧星寒简介>>

  萧星寒,男,重庆人,70后。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璧山区作家协会会员。自1996年开始,致力于科幻小说及科普作品的创作。迄今已经出版《双鱼的秘密花园》《星空的旋律》《光明的右手》《独狼原理》《光影中的科学秘密(2本)》《终极失控》《章鱼帝国》《决战奇点》《科幻中的科学(4本)》等二十余本图书。图书之外,萧星寒还在《知识就是力量》《科幻立方》等多家杂志上发表作品,出版及发表字数超过300万字。

  其中:长篇科幻小说《终极失控》2015年获得由全球华人科幻协会颁发的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银奖,并获得2016年重庆市委宣传部和重庆市作家协会确定为重庆市文艺创作资助签约作品;长篇科幻小说《决战奇点》2015年获科学与幻想基金颁发的第一届晨星奖最佳长篇提名暨晋康奖;2018年获得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银奖;长篇科幻小说《章鱼帝国》2016年获得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电影创意提名;中篇科幻小说《癌变永生》2017年获得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中篇小说银奖。(记者 杨辛玥)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4118235
网站地图 太阳城亚洲 申博电子游戏 老虎机游戏 太阳城集团
申博 申博账号注册登入 沙龙娱乐游戏登入 申博正网官网登入
澳门博彩公司 百家乐登入网址 太阳城亚洲注册 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开户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游戏 澳门百家乐 菲律宾太城申博